重庆医疗队? 重庆医疗队王小玲:我和患者相约重庆再见经验

/ nuuye / 2020-03-26 11:15

重庆医疗队:1614人 驰援:武汉、孝感

“不仅要做逆行者,更要做胜利者!”重庆支援湖北第一批队员1月26日出征,到3月3日为止有18批1614名队员到了湖北,孝感是重庆对口支援的单位。

除了在武汉以外,荆门和天门这些地方也有重庆的队员。队员里面除了医生、护士以外,还有专门的流行病学调查、实验室检测人员,重庆医疗队参与重症救治的比例已经占67.23%。

楚天都市报记者 陈咏 通讯员 侯伶俐

2月29日,楚天都市报记者联系上王小玲时,她正和同事们在酒店里跳操锻炼,“保持好的身体,才能继续投入战斗。”

自1月27日随重庆第一批援孝医疗队抵达孝感,到2月24日被轮换下来休整,王小玲连续工作了近一个月。

13岁的儿子一个人在家上网课,中午自己做饭,晚上还给下班回家的爸爸做饭。王小玲牵挂儿子,也为儿子骄傲,还用儿子的事例来安慰和鼓励患者。

以下是她的自述:

QQ图片20200304170658.jpg

QQ图片20200304162522.jpg

出征前,重庆媒体给王小玲绘的漫画

13岁儿子给爸爸准备晚餐

我叫王小玲,今年38岁,是重庆市第六人民医院的一名主管护师。

从大年初二出发到现在,我们已离家一个月。这一个月里,我们每天忙碌着,为患者治疗、护理。

我们所进驻的孝感市中心医院东南院区,从之前的刚改建完成,到现在每天好多患者治愈出院,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转变。

而我感触最深的则是我的儿子小博,他今年13岁。

我丈夫也是一名医生,现在也是他最离不开岗位的时候,儿子就无人照看了。所幸小博很自立,除了上一年级我们送过一次外,之后都是他自己上学放学。

现在,小博每天上午在家上网课,中午就自己做饭;晚上他爸爸下班回来会很晚,他还给爸爸准备好晚餐。

有时候,儿子会把自己准备的肥牛饭拍照片发给我看,这让我放心不少。想到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,儿子小小的肩膀扛起了担子,已然成为我和我丈夫的坚强后盾,我有些心疼也很感动。

重庆医疗队王小玲:我和患者相约重庆再见

重庆医疗队王小玲:我和患者相约重庆再见

王小玲的儿子,以及他给爸爸做的晚餐

我和患者相约重庆再见

从来到孝感开始繁忙的工作后,为患者治疗、护理,关注他们的情绪心态,是我每天工作的日常。

来到这里的患者,有自己各种各样的担忧和困扰,有的会跟我沟通疏解,有的则会因为各种忧思更为封闭自己。

小芬姐就是这么一位让我有些牵挂的人。

2月21日上午,当我来到病房准备消毒时,看见小芬姐坐在床上伤心地流眼泪。在迅速为她检查了一番生命体征后,确定她是情绪上的问题。

我轻声安慰着她,小芬姐终于敞开心扉,讲述了对她两个孩子的担忧,想尽快出院。她对儿女的思念,也深深触动着我。

我对小芬姐说:“姐姐,我穿着严实的防护服,你可能看不清我的脸,但我也是一位妈妈。我丈夫也是一名医务工作者,现在也在重庆一线工作。我儿子13岁,白天都是一个人在家,上午上网课,中午吃方便面,下午做作业,晚上还要自己做饭等他爸爸回来。“

小芬姐的哭声终于止住,关切地问我:“真的吗?那你不担心他吗?”

我回答道: “怎么可能不担心呢?但是因为我和他爸爸工作特殊,必须战斗在一线。”

小芬姐听完也终于振作起来,对我说:“你儿子真能干,又懂事,小小年纪也在为抗击这场疫情努力。感谢你们不远千里来到这里,帮我们战胜病毒,建立信心。希望我的孩子以后也能和你们一样,学医救人。”

小芬姐给我和搭档马雪毅写了感谢信,言谈之间的爱与温暖让我们深受感动与鼓舞。

我们和小芬姐相约,疫情结束,我们重庆再相见。

重庆医疗队王小玲:我和患者相约重庆再见

10岁男子汉让我感动落泪

一天,我们病区进来了一个小朋友。他才十岁,因为要隔离,不得不和爸爸妈妈分开。

小朋友一个人来医院,一个人拿行李,一个人安安静静呆在病房里,不哭不闹,生活独立。

我们护士担心小朋友照顾不好自己,经常去关心他,问他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。他总是懂事地谢谢我们,说没有。

共2页: 上一页12下一页